在知識產權糾紛案件中,除了注冊權利人(包括專利權人、商標權人、著作權人等)提起的侵權訴訟外,還將有第三人根據從權利人取得的許可(包括通用許可和專用許可)提起侵權訴訟。在非注冊人提起的侵權訴訟中,知識產權許可證是否存在瑕疵是侵權訴訟的重要抗辯焦點。

作為一種非注冊侵權訴訟,其提起訴訟的權利來源于許可合同的約定。在民事訴訟中,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對訴訟主體資格進行辯護。

首先,許可合同是否合法有效?在非注冊人提起的侵權訴訟中,一般注冊人不是訴訟主體。因此,非登記人是否具有訴訟權利是法院審查的關鍵內容,許可合同是證明訴訟主體資格的重要證據。在訴訟中,可以從合同是否合法有效看,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登記人是否簽字蓋章:登記人的前后印章是否一致,即許可合同是否符合合同法。在原告主張權利的著作權侵權案件中,許可合同的前后封條不一致,登記人為涉外公司。原告不僅需要長期補充證據,還需要通過國外公證等復雜程序,終撤訴。此外,我們還需要注意許可合同是否是有條件生效的合同,如支付許可費或滿足一定條件。如果有條件,非注冊人不僅需要提供許可合同,還需要提供證據證明合同約定的條件得到滿足。

其次,許可合同是否真正履行,一般來說,只要非注冊方提供合法有效的許可合同,訴訟主體資格是否適當的舉證責任就轉移到被起訴侵權人身上。作為許可合同的第三人,很難證明許可合同的履行。但是,目前國內知識產權許可市場管理相對寬松,存在虛假宣傳、多個一家許可重疊等現象,比如,在作者代理的商標侵權案件中,商標注冊人向同一地區的兩家企業一家許可同一商標,兩家企業的同一商標產品在市場上流通。其中一家企業起訴我公司商標侵權,終審法院沒有真正執行《商標專用許可合同》,公司《商標專用許可合同》也沒有執行,因其拒絕索賠,因此不存在《商標專用許可合同》的權利要求。

隨著知識產權盈利模式的不斷完善和保護意識的增強,知識產權訴訟中非登記人主張的權利類型多樣化,訴訟專業化的要求不斷提高。這就要求我們在訴訟過程中嚴格審查權利來源證據,從源頭上打擊“知識產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