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價值專利的培育是一項長期的工作,對于企業來說,決不能急功近利。對知識產權服務機構的要求更高。他們不僅要隨時了解技術應用前后的變化,還要與不同階段的栽培各方保持充分的溝通和交流,了解市場價值和市場前景的變化,并利用現有的專利申請程序隨時制定應急策略。作為知識產權服務機構的員工,筆者還談到了知識產權服務機構如何與企業合作完成高價值專利的申請。

近年來,“高價值專利”被越來越多地提及,并出臺了一系列培育高價值專利的指導性政策文件。在這里,筆者作為知識產權服務機構的員工,也談到了知識產權服務機構如何與企業合作,完成高價值專利的申請。

事實上,高價值專利的概念并不是近幾年才提出的。早在1989年,**知識產權局就啟動了“中國專利獎評審活動”,旨在評選出高質量(實際上相當于高價值權利)的優秀專利。不僅連續評估了20次,還專門制***布了《中國專利獎評審辦法》,表明高價值專利長期存在。

但為什么直到近幾年它才如此受歡迎以至于吸引了那么多人的注意呢?筆者認為,我國知識產權保護制度的立法相對較晚,國內企業對知識產權的認識還很薄弱。因此,首先增加專利申請數量,普及企業知識產權知識,然后提高專利申請質量,可能是**戰略層面的宏觀調控。目前,我國專利申請數量連續7年居**,再追查專利申請數量毫無意義。中國的專利發展已經到了從量變到質變的轉折點。因此,高價值專利成為熱點是一個自然的過程。

雖然許多人對高價值專利的定義發表了意見,但目前還沒有統一的標準。筆者查閱了大量文獻,其中有兩處作者認為該定義比較專業,具有很大的參考意義:

一是**知識產權局頒發的“中國專利獎”辦法中的中國專利獎。該方法明確指出了選擇優秀專利的四個關鍵指標(主要指發明專利和實用新型專利),即專利質量、先進技術、應用保護措施和效果、社會效益和發展前景四個方面。

二是知識產權發展研究中心韓秀成主任總結的“培育高價值專利”一文。中韓兩國有關負責人認為,高價值至少應滿足以下條件:一是技術水平高、技術含量高;二是專利申請文件質量高;三是權利穩定性好;四是在國內外具有良好的市場前景。

綜上所述,高價值專利應該從技術、法律和市場經濟三個方面來體現

在技術方面,高價值專利首先是一項專利,它必然具有技術創新性。相對而言,高技術專利更符合高價值專利;

在法律層面上,專利權的法律穩定性是一個先決條件,因為只有被賦予權利,才能行使權利。但是,高價值專利除了法律穩定性外,還有兩個重要的法律因素:一是高質量的文字,因為穩定的法律地位和保護范圍實際上是兩個對立的矛盾,即專利越穩定,保護范圍越小,如何尋求化保護范圍和取得更穩定的法律地位的同時,關鍵在于高質量的專利寫作;另一方面是容易維權的。一些具有特殊法律穩定性的專利在維權時不易取證和發現,難以發揮保護作用,這一點非常重要。

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專利價值直觀的體現就是經濟價值,即能否給專利權人帶來一定的經濟利益,能否在經營和發展過程中給企業帶來促進和幫助。

目前,高價值專利的培育一般由企業牽頭,與知識產權服務機構合作。將邀請部分科研機構和行業分析咨詢公司參與高價值專利的培育。其中,知識產權服務機構將承擔專利申請、專利導航、預警分析、專利運營等多項任務,作者在知識產權服務機構工作多年,實際參與了高價值專利項目的培育。本文論述了知識產權服務機構如何合作完成高價值專利培育的步,即專利申請的一些經驗。

一般專利申請分為三個階段:申請前、申請中和申請后

在專利申請之前,知識產權服務機構和企業的一項重要工作是準備和檢索專利申請的技術公開。目前技術公開的內容都是技術問題、技術方案、技術效果等技術方面的內容,缺乏對市場前景的描述和行業分析。

因此,知識產權服務機構可以首先對企業發出的技術公開信進行技術查新(如果有科研機構參與,也可以將收到的技術公開信發送給科研機構進行查新同時進行分析)。查新分析后無重大創新問題的,可將技術公開涉及的技術或產品領域匯總后,送配套的行業分析咨詢公司(如無,也可直接送企業市場分析部)補充市場前景并對所申請的技術或產品領域的行業內容進行分析,看是否有一套在國內外具有一定的市場價值和良好的市場前景。

后,將知識產權服務機構和企業聯合起來,根據技術檢索和查新,以及反饋的市場價值和市場前景,判斷哪些是高價值專利申請對象,哪些是一般價值專利申請對象。

也就是說,從申請前階段開始,就要與企業合作,選擇高價值專利的申請材料。

待申請的技術資料確定后,進入申請階段。在專利申請階段,應當考慮專利申請的預算、專利寫作的布局和專利申請的形式。

首先,知識產權服務機構要與企業進行清晰的溝通。對于高價值的專利申請,應該保證預算。一旦設置,將直接影響到后續寫作的版式和申請表。

其次,知識產權服務機構在撰寫高價值案例時,首先要與企業事先溝通,不要為了追求授權前景或縮短授權期限而主動放棄可以爭取的權利保護范圍。具體來說,在撰寫本文之前,我們應該與企業的技術研發人員對技術背景和行業背景有深入的了解。獨立寫作時,一要做到優勝劣汰,擴大保護范圍;二要做到涵蓋新材料、制備方法、使用方法等各類保護主題;發自權力的寫作,要有明確的層級,每一個下級都應有權力,每一項權利要求的技術特征在編寫說明書時都應有三個相應的要素(技術問題、技術方案和技術效果)。

后,專利申請文本形成后,知識產權服務機構應當根據該技術的市場情況與企業討論確定申請方法。例如,不適合提前披露,只適用于國內申請或**申請,**申請是選擇申請PCT或根據巴黎公約直接入境等,例如,當一些**市場前景不太明朗時,可以建議申請PCT,然后進入**階段的時機已經成熟。在確定這些申請表時,一定要慎重,請行業分析咨詢公司對未來的市場領域和技術發展程度進行分析后再做決定。

專利申請提交后,進入審查階段。案件進入審查階段后,知識產權服務機構應當與企業保持密切的溝通和聯系,了解新的技術和市場變化,充分利用專利申請的一些程序(如案件劃分、權利要求優先權、主動修改等),以適應修改和調整應用程序。例如,一項高價值專利在申請前可能會有一個方案,但是實驗的效果還沒有出來,或者方案還沒有出來。你可以適當地使用優先權重新排列和撰寫專利,然后重新申請和提交。

此外,在審查意見回復階段,知識產權服務機構作為企業與審查人員之間的中間橋梁,發揮著巨大的作用。一方面,要引導企業不要放棄某些債權的論證,以便盡快授權。另一方面,要與企業技術研發人員認真研究評審意見中指出的問題可能存在的偏差和誤解,并與評審人員進行梳理和解釋,使他們了解發明的真正創新。必要時,甚至可以啟動審查程序,尋求專利的保護范圍。

總之,高價值專利的培育是一項長期的工作,對于企業來說,決不能急功近利。對知識產權服務機構的要求更高。他們不僅要隨時了解技術應用前后的變化,還要與不同階段的栽培各方保持充分的溝通和交流,了解市場價值和市場前景的變化,并利用現有的專利申請程序隨時制定應急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