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件的生命周期需要經歷六個階段:可行性分析、需求分析、軟件設計、程序編碼、軟件測試、運行維護。瀑布模型、增量模型、迭代模型都是基于此,根據企業級、企業軟件開發力度、產品需求等因素進行加減。目前,IT企業的知識產權活動大多集中在軟件測試之后、產品上市之前。軟件著作權是保護其知識產權的主要途徑。這種情況導致IT企業知識產權保護單一、不穩定,在發展過程中容易面臨巨大的知識產權風險和經濟損失。同時,作為一名IT工作者,我們對如何與知識產權建立聯系有很大的疑慮。

IT行業知識產權的“源頭”在哪里?這也需要回歸到IT行業和企業的產品本身。對于IT行業來說,基本算法和代碼的創新難以突破,投資巨大。大多數企業做不到。因此,IT企業的知識產權,特別是專利權,在申請方法層面上更加細致和創新。

我們認為“發現問題比解決問題更重要”,發現問題是知識產權的“源泉”之一。例如,投影儀設計了初次開機自動對焦程序,其中對焦組件持續改變焦距,并在設備通電時提供停止按鈕。當檢測到用戶觸摸按鈕時,調焦組件鎖定當前焦距。在大多數IT技術人員看來,這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代碼不超過20行。它如何能與 “高” 與 “高發明專利”相聯系。

然而,回到產品和市場本身,投影機面臨的市場用戶都是“沒有專業技能”的大眾用戶。對于廣大用戶來說,這種愚蠢的操作極大地提高了操作體驗,降低了操作門檻,這也是他們判斷產品好壞的標準之一。其商業價值體現在用戶對產品“人性化”、“值得購買”、“值得推薦”的感覺上。這是一個毫無疑問的“有價值”的想法。而“有價值”理念正是專利的本義。

在IT行業,對產品輸出的有用建議可能是專利,例如:

    1)項目總監/老板對產品的總體想法/指導方針;

    2)試驗人員在試驗過程中發現的產品設計不合理;

    3)項目討論中每個人的意見和建議,包括在產品實施中消除的建議方案;

    4)軟件工程師在編寫軟件的過程中為“懶惰”設計工具/引擎;

    5)軟件工程師的軟件結構設計,如使軟件層次清晰、易讀、兼容性強、可擴展性強等;

    6)將軟件和硬件結合起來解決問題的系統,以及改進的想法(即使沒有實現);

也就是說,涉及軟件的專利包括兩個方面:

,解決問題的業務層面,比如在手機上設計一個軟件,與手機的指紋識別器一起使用,識別是左手操作還是右手操作,然后發布調整應用程序的指令(比如確定微信中常用的按鈕是放在左邊還是右邊)。這種問題,只要提出要求,就可以通過軟件來實現,而不是軟件寫作層面的創新。但問題本身和解決問題的方法無疑是有價值的,屬于專利申請的客體。

第二,在技術層面上,解決相同的技術問題,提高軟件兼容性、軟件界面和功能組合等方面的設計,這種設計提高了軟件本身的性能,或者使用戶能夠更加方便、更好地使用。例如,mate10手機目前的系統在佩戴耳機時,如果將音量調低到一定程度,系統會停止音量的增大,并發出警告信號,提醒運營商繼續調高音量并長期使用,可能會損害聽力;如果連接了藍牙,則在手機上接聽電話的操作會提示是否切換到手機接聽模式等。

T企業知識產權質量控制主要受代理和企業知識產權管理兩個因素的影響。

1、代理因素。代理商只有準確把握產品或方法的創新點,找出競爭對手,了解知識產權保護的意圖,才能使索賠清楚。讓代理商走出去,深入與企業溝通,根據競爭對手情況和市場發展情況,制定全面、前瞻性、專業性的知識產權保護方案。

2、IT企業知識產權管理因素。信息技術企業的知識產權保護應當與專利、商標、著作權和商業秘密相結合。從戰略層面出發,企業首先通過公開交流決定哪些需要保護,即通過專利、商標、版權的綜合布局保護,其布局應貫穿整個項目的研發階段,如增加知識產權風險檢索等對于可行性分析階段的軟件項目,需求分析階段的創意保護,程序編碼階段的版權保護,軟件測試和運行維護階段可能涉及到設計專利權,產品上市后的風險管理和控制等,總之,要進行知識產權布局作為一種企業管理規范,進入了企業戰略管理的層次。

對于商業秘密保護的知識產權,企業應建立完善的保護機制和方法,如保密協議、物理隔離等。

近日,“小米在酷派上市維權”的消息震驚了不少人。十九大提出的知識產權侵權懲罰性賠償已成為知識產權侵權人的警示燈。

譚律師表示,IT企業的知識產權保護戰略清楚地表明,訴因是關鍵。準確區分和查明知識產權糾紛的原因,是有效解決問題的步;第二步是管轄權,決定案件審查的地點和審理的對象;后一步是證據,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規定:“當事人有責任為自己的請求提供證據。也就是說,“誰主張,誰舉證”是我國民事訴訟領域舉證責任分配的基本原則。在知識產權訴訟中,由于權利客體的無形性和權利人無法接近侵權人所掌握的證據,權利人在某些情況下很難直接證明侵權人的侵權行為和獲得利益的價值。因此,原告需要提供擁有知識產權的證明和被告侵權的基本事實,被告應當提供不侵權的證據,并承擔不提供證據的法律后果。

此外,譚律師還表示,在商業秘密訴訟中,被告侵權人需要證明與權利人使用相同信息(或制造相同產品的技術)的法律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