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問題:

侵犯計算機軟件知識產權罪的特征是什么?

在侵犯計算機軟件知識產權的情況下,如何認定非法經營數額?

主要思想:

以牟利為目的,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復制、發行其著作、音樂、電影、電視、錄像、計算機軟件等作品,情節嚴重的,以侵犯著作權罪追究刑事責任。

非法經營額是指行為人在侵犯知識產權過程中制造、儲存、運輸、銷售的侵權產品的價值。銷售的侵權產品的價值,按照實際銷售價格計算。制造、儲存、運輸和未銷售的侵權產品的價值,按照定價或者鑒定的侵權產品的實際平均銷售價格計算。侵權產品未標價或者無法確定實際銷售價格的,按照侵權產品的市場中間價計算。

1、審查起訴階段。

檢察機關主要掌握以下證據:

一是確認魏某生產的機器設備操作軟件是否復制了廖某的著作權軟件。公安機關將魏某的電腦主機和火花機送往司法鑒定所,核實魏某生產的機器和設備的操作軟件是否復制了廖某的著作權軟件。庭審后,魏某承認自己復制了廖某的星火系統,侵犯了廖某的著作權。

二是確定涉案金額。軟件著作權的價值不僅包括軟件產品本身的利益,如發行、出租、許可、轉讓等,還包括軟件進入流通環節后實現軟件功能所形成的產品價值。在這種情況下,涉案軟件的功能表明,實現產品的使用性質離不開硬件,涉案軟件的價值是涉案產品進入流通環節后產生的價值。帶電侵權電火花加工的價值主要在于實現其產品功能的軟件。涉案侵權軟件的價值是涉案產品的主要價值構成,應以涉案產品為主要價值構成,將產品的銷售金額視為違法經營金額。經審查核實,本案涉案金額已達到侵犯著作權罪的起訴標準,魏某因侵犯著作權罪被提起公訴。

公訴人對本院公訴工作發表了以下意見:對案件的定性。被告人魏某涉嫌未經著作權人許可,以牟利為目的侵犯著作權,復制、發行其他計算機軟件。根據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條的規定,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復制、發行計算機軟件的,涉嫌侵犯著作權。

2、法庭辯論階段。

被告人魏某當庭表示認罪,但不同意指控金額,認為涉案金額應按涉案軟件價值計算。辯護人提出如下抗辯意見:被告人魏某被控侵犯計算機軟件著作權,屬于軟件部分,而涉案的四臺火花機為整機(包括軟件部分和硬件部分),軟件部分的市場價格應當單獨計算,而不是硬件部分的價值;本案屬于單位犯罪,而被告人魏某以公司名義與外方簽訂合同、銷售涉案火花機所得收入也記入公司賬戶;被告人魏某認罪態度好,能如實陳述犯罪事實,無犯罪記錄,屬初犯,所以建議從輕處罰。

在辦案過程中,要準確認定適用罪名,引導偵查機關補充相關主要證據,確保后續起訴、審判工作順利進行。由于本案是一種新型的侵犯知識產權案件,在公安機關偵查階段,法院將充分發揮偵查指導和證據收集的作用,及時引導公安機關加強對證據的定性和偵查指導這個案子。本案涉及的火花機上的軟件與被侵權的軟件完全相同,這是本案的關鍵證據。公安機關需要以此為主要鑒定方向。有名部門出具鑒定意見后,對被告銷售的幾臺機器的價值進行鑒定,得出涉案總價值,指導公安機關進一步明確偵查取證方向。

根據《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二條,本解釋中的“非法經營額”是指制造、儲存的侵權產品的價值,行為人在侵犯知識產權過程中運輸、銷售的。銷售的侵權產品的價值,按照實際銷售價格計算。制造、儲存、運輸和未銷售的侵權產品的價值,按照定價或者鑒定的侵權產品的實際平均銷售價格計算。侵權產品未標價或者無法確定實際銷售價格的,按照侵權產品的市場中間價計算。本案以涉案計算機軟件的價值體系為主要價值構成,以產品的銷售總價為非法經營數額的依據,使本案在起訴、審判中以鑒定數額為依據,駁回了被告人和辯護人的重新鑒定申請,有效節約了司法資源,使被告人終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