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作品涉嫌抄襲時原告無權起訴的法律依據

著作權法以復制的概念為基礎,構建了涵蓋作品創作、傳播和使用的保護體系。復制包括物理復制和內容復制。實物復制主要集中在作品的傳播和使用上。內容復制、復制,又稱創意使用。在創作中,法律不禁止合理引用他人作品。在引用過多、不規范的情況下,如不標注出處,就成立了抄襲形式的復制品,屬于著作權法禁止的侵權損害行為,其立法實質是保護和創新。

受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需要原創性。法律辭典中的原創性是從內容的概念和表現形式上提出的,而不是從作品所體現的簡單的思想信息或方法上提出的。重復他人的表達不具有法律保護的原創性。將本案涉案作品與以往已發表的其他作品進行對比,發現原告雖然正式將原畫的工筆重彩風格改為油畫創作,但在細節、整體、構圖、元素、色彩、線條等方面做了一些修改在這種情況下可以一對一地對應于原著,而且畫風也極為相似。本案涉及的作品均為整體復制的原創作品體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2002年實施)第四條第八項規定,藝術作品是指以線條、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構成的具有審美意義的造型藝術作品,如繪畫、書法、雕塑等。涉案作品既沒有體現作者在美學領域的獨到理念和創造性,也不是受著作權法保護的藝術作品。

至于原告的著作權登記證,現行著作權登記實踐中存在著登記標準不統一、標準不統一等問題。著作權登記不涉及對作品的實質性審查。我國實行著作權自動保護原則,即著作權在作品完成時取得。著作權的取得來源于作者的創作行為,登記不是取得著作權的基本條件。著作權登記程序的履行不能等同于著作權的取得。版權登記程序不是確認程序?!度嗣穹ㄔ宏P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第二款規定:“自然人,在作品或者產品上署名的法人或者其他組織,除有相反證明外,視為著作權人和與著作權有關的權益人?!?。此外,由于登記實踐中存在的問題,不同地區和不同司法機關對著作權登記的證據效力有不同的認定。著作權登記后,不一定是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持有著作權登記證書的,不一定是著作權人。原告雖持有著作權登記證,但不是權利人,也不是合格的被告。

二、抄襲作品不能要求原作利益和賠償的法律解釋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四條規定,著作權人行使著作權,不得違反憲法和法律,不得損害公共利益。本案中,原告的作品侵犯了原作者修改、保護作品完整的權利,違反了著作權法的有關規定。與本案涉及的作品相比,原作者的作品貢獻了大部分創作主題、表現元素、色彩、線條和整體繪畫風格,是本案涉及作品的主要來源。

著作權中的修改權和保護作品完整性的權利,是控制原著作權人修改、改進作品的權利,是著作權法保護作者精神利益的體現。如果任由他人隨意篡改原著,將其視為自己的自由支配,將對原著作者的精神利益造成不可控制的損害,其結果將是原著著作權制度對作者傷害的根本誘因。

因此,對于本案涉及的作品,應當將侵犯原作品著作權的部分與原告要求損害賠償的依據分開。在考慮損害賠償金額時,應考慮侵權作品原告的原值。

三、數字時代的“復制”

1710年,英國下議院通過的《安娜斯圖亞特法案》承認作者有權印刷或控制書籍的復制。在電子通訊普及之前,印刷等復制品是作品與消費者之間的橋梁。通過對實物復制的控制,保護了作者的著作權,將智力成果轉化為經濟效益。立法更加嚴格,更接近復制和傳播。相對而言,內容復制更為寬容。我國《著作權法》規定了十幾種合理使用的情形,并對這一范圍內的以學習為目的的研究和使用、媒體傳播和引用、教學和科研活動等情形進行了分類和固定,不超過一定數量的內容復制不得視為侵權,不承擔法律責任。在數字時代,消費者對作品的使用方式更加多樣化,作品與消費者的互動意識更強,這就對著作權法的適用提出了新的問題。比如,對購買的實用藝術品拍照并上傳到朋友圈的行為是否侵犯了創作者的復制權。首先,再生產與再生產權是不同層次的法律概念。如上所述,在不同的法律語境中,復制的含義也不同,可以分別對應于物理復制和內容復制。